內政部昨公布五處社會住宅地點,並預計明年動工,完成後將有一六六一戶。此舉為興建社會住宅邁出第一步,然而實際成效仍有待後續做法來檢驗。

 其實早在民國五十三年平均地權條例公布後,當時蔣中正總統說:「都市平均地權政策之推行,其目的非為增加稅收,乃在以地利為社會共享,亦即以社會財富,創建社會福利事業。」因此,五年後台灣產生第一棟平價住宅||福德平宅。蔣經國院長將平宅納入安康計畫之中,繼續興建四處平價住宅,分別叫做大同、安康、福民與延吉。四十多年後,台北市房價進入了歷史的新高,貧富差距也跟著進入新高,仔細玩味這些平宅的名字,真是讓人悵然無限。

 和三民主義一樣,平價住宅的政策從來就沒有被認真執行過,光是第一棟安置五百戶貧民的福德平宅就花了四年才得以興建完成。之後因為覓地困難種種原因延遲,十五年才完成五處平宅,總共安置兩千戶,遠低於原本政策目標的八千戶。之後台北市快速發展,等候平宅的低收入戶大排長龍,這個數目卻再也沒有增加過。

 豪宅與平價住宅,究竟那一個對經濟發展的貢獻比較大?這個問題新加坡和香港很早以前就找到答案了。便宜的住宅可以不僅可以保障工人穩定的生活,並且可以降低工人的生活消費,因此,國宅間接促成一群穩定與相對便宜的勞工,對於經濟的競爭力有莫大的貢獻。

 我們一直很在意韓國的所得已超過台灣這件事,卻忘了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和香港一直都遠遠超過我們。豪宅是土地投機下的產物,都市土地價格過高,會阻礙真正生產性的活動進駐。在經濟遲緩中出現大量豪宅,以及靠房地產投機而晉身世界富豪的新富,更是泡沫經濟的表現,靠這些空殼子經濟來支撐成長的數字,根本就是打腫臉充胖子。

 平價住宅對經濟還有一個重要貢獻,就是增加文化的包容度。理查.佛羅里達是把創意城市的想法推上世界舞台的重要作者,他在比較美國各大城市的經濟表現之後得到一個重要的結論:一個城市的發展需要3T:技術(Technology)、人才(Talent)和文化包容度(Tolerance)。創意的形成需要很多點子的來源,城市若有多樣的人與多樣的文化,會刺激新的想法不斷地出現。創意需要與眾不同,如果這個社會只有一種亮晶晶的主流文化,對於另類文化接納度極低,創意就會胎死腹中。

 孫中山在撰寫三民主義時,荷蘭就已開始建立社會住宅制度,他們的社會福利是建立在「一個都不能少」精神上,保障人民基本住宅與生活需求。荷蘭最有名的還有高度的社會包容度。社會住宅和一般住宅混在一起,雖然外人無法辨識,但當地人還是可以辨別,重點是他們對各樣文化接受度很高,包括移民、貧窮者和同志,所以,貧富雜居根本不是問題。社會容忍度是經濟可以不停創新發展的重要基礎,因此阿姆斯特丹總是在世界創意城市排行榜上有名。

 我們看到芬蘭和荷蘭的社會住宅,看到的是進步的社會。社會住宅是社會的驕傲,因為這表示我們真的是住在大同與安康的社會之中。中華民國九十九年裏,台灣建立很多舉世矚目的奇蹟,經濟、民主、蓬勃的常民文化、還有全民建保制度,雖不完美但一直在進步中,就讓社會住宅制度變成台灣的另一個奇蹟吧。(作者為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助理教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ling56 的頭像
yiling56

社會住宅是我的夢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