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文者台北市政府都市規劃科    承辦人:鄭宇

主旨: 針對  “變更臺北市信義區福德段二小段319地號等26筆土地(廣慈博愛院及福德平宅)社會福利設施用地、公園用地、商業區及道路用地為特定專用區主要計畫案自104512日起公開展覽30”  一案發言

說明都市規劃科您好:   我是在美國大學教書的教授,家在台北市,1992年畢業於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畢業論文以台北市的平價住宅為題目,20多年來我一直都持續關注平價住宅的發展。廣慈博愛院、福德平宅、和其他四處平宅,是當時民生主義現階段政策下的德政,以前這些地點是在台北的郊外偏僻的地點,當時蓋好時很多住戶不願入住,因為非常的偏僻。隨著都市發展,變成市中心的一部分,關於廣慈和福德的改建和未來使用就變成爭議的問題。對於目前的計畫規劃案,我的建議如下:

  1. 廣慈社會福利設施用地是全台北的公共用地,整個說明地點和參與,不能只以當地附近社區為主。建議說明會也必須辦在安康平宅、延吉平宅、和福民平宅,因為這些平宅還有很多當時被遷居的住戶,有一些表達非常想念廣慈和福德的生活,想要搬回老住處的住戶。建議廣慈社區附近民眾和民代,也要去參加各平宅居民的參與說明會。不能因為這些低收入者無法參與,就以當地居民的意見為主,忽略原本所針對的住戶群的意見。

     

  2. 請確立老人和低收入者才是廣慈社會福利設施用地的主人。因為這塊地本來就是給他們使用的,因為以前這塊地偏僻、才會變成福利設施,但即使現在變成精華區,原本針對的使用者才是主人。不要把這些人又趕往更偏僻的地方。

     

  3. 以屋就樹的方式、公園的設計,而對原本的社會福利需求讓步,非常的本末倒置。廣慈博愛院拆掉、福德平宅清空之,許多人希望福德不要在變回原來的老人和低收入住宅,希望福德變成公園。護樹變成新的計畫原則,叫做以屋就樹。2006年這些樹還沒有很高,因為住戶遷出,整個環境沒有繼續維持,樹長得更高更大。我很喜歡樹,也希望我家旁邊有很多樹,但福德的樹是人搬走之後變更高大,保護這些樹,卻變成新計畫戶數多寡、建築設計的原則,原來的低收入者和老人的居住需求,被擺在後面,非常的本末倒置,這些人是所有說明會和公聽會不會出現的群體,也不會有人幫他們說話。這過程讓人非常辛酸。

     

    以上是我以知識份子的社會良心,所表達的意見。台灣已陷入危機,就是強者欺負弱者,大家不以為意,所以,弱者又欺負更弱者,或者,選擇燒炭或臥軌,這些社會慘案一個比一個更無法目睹。為何還有很多人認為給弱勢者安居,叫做浪費社會資源,叫做形成貧民窟,宣稱都市精華土地,不適合作社會住宅,而應做為公園、文創產業,這些有錢有閒的人才得以享用的空間。鄙視弱勢者,終究是造孽的社會。

全站熱搜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