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是我2001年剛寫完博士論文之後投給中國時報的文章,很高興過了這麼多年,我讓這些想法繼續發展,我還是認為政府應該多提供出租國宅,因為弱勢族群買不起房子,鼓勵購屋只有補貼到中產以上的族群。

最近有三個和住宅政策有關的新聞,第一個是政府擬開放陸資進入房地
產市場,第二是降低土地增值稅的辯論,第三是政府宣布未來四年停建國
宅,並解編國宅用地。這是近幾年來房地產市場低瀰,一連串拯救房市的措
施。我們又看到一個偏好市場的住宅體制的運作,同時又看到(或看不到)一
群無殼蝸牛默默無言地忍受不公平的住宅資源分配。

住宅政策和女人的關係是什麼? 婦女應該支持怎樣的住宅政策呢? 從近
年的家庭變遷來看,由於年年增加的離婚率與晚婚趨勢,單親與單身的婦女
已經是一個龐大的族群,雖然以往法律與慣例比較偏向給父方小孩子的監護
權,但單親家庭中仍然超過三分之二是由單親母親所組成。單親與單身的婦
女增加,也是無殼的女蝸牛增加。愈來愈多游走在父系家庭之外的女人,面
臨的不僅是父系家庭內部的資源分配不均,同時也必須面對國家的住宅資源
分配不均。

政府所提供的住宅補貼一向以鼓勵購屋為主,包括國宅與低利購屋貸
款。政府直接興建國宅一直被認為是既不公平又沒效率的方式,但是國宅是
否就應該停止興建呢? 答案是政府興建的出售國宅應該改為出租國宅。

較低所得者對出租國宅一直有迫切的需求,台北市約兩千戶的出租國宅
提供給較低收入者,約兩千戶的平價住宅免費提供給低收入戶,兩者皆需等
候多時才能排到。政府直接提供出租的國宅是有必要的,因為目前租屋市場
良窳不齊,好的出租公寓昂貴,而更多的出租房屋品質堪虞,缺乏保障。
文大的學生喪生在擁擠、易燃的租賃房間內,政大的女學生住在被房東窺視
的屋子裏,還有很多的低收入者、單親家庭、老人與殘障者被房東排除在
外,可見任由租屋市場依市場機制運作,弱勢房客只能期盼愛心房東的出
現。

政府所提供的住宅貸款補貼是一個助長性別不平等的政策。軍公教人員
享有最優惠的住宅貸款,但是貸款的多寡與優先順序依職位高低而定,而婦
女多在較低職等,所受到的補貼也因此較少。勞宅貸款必須勞保連續滿五年
才能申請,對常常因家務責任而就業中斷的婦女而言不利。婦女不僅從住宅
貸款中得到比較少的資源,而且,以鼓勵購屋為主的政策,對婦女的幫助也
很有限,因為大部分的婦女的收入低,根本就買不起房子。

需補充的是,政府的住宅貸款補助是以家庭為主,軍公教貸款單身者的
順位較低,而勞宅與一般購屋貸款,單身者被排除在外。

雖然,住宅貸款補助的對象是以中低收入者為主,但由於中低收入的定
義寬鬆,加上房價昂貴,真正優惠到的反而是中產階級。

土地增值稅是房屋交易時最主要的稅,這個稅制的設計等於鼓勵短期交
易,懲罰長期持有,房地產炒作可以獲取大筆利益而不用繳交太多的稅,土
地增值稅根本就無法發揮社會財富重分配的效果,反而成為對有能力投資房
地產富人的隱性補貼。

如果我們把土地稅制和以鼓勵購屋為主的政策加總起來,發現中高所得
的人的到政府最多的住宅補貼,由於婦女是較低所得者的多數,這樣補貼不
僅加大貧富不均,而且加大性別的不平等。

因此,婦女應該支持怎樣的政策呢? 不管在婚姻內外的無殼女蝸牛應支
持: 第一、改變鼓勵購屋為主的政策,增加出租國宅,加強對租屋者的照
顧,規範租屋市場,讓房東與房客皆受到合理的保障。第二、要求政府提供
平等的補貼機會,取消目前以身分與家庭為主的補貼,真正以較低收入為
主。第三、要求政府調整偏好市場的住宅體系,住宅應是基本的公民權。

安居樂業,是一個市民的心願,也是婦女所想要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ling56 的頭像
yiling56

社會住宅是我的夢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