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0412  

一條安全回家的路,將讓狹長的花東縱谷,有四分之一的土地是馬路,在最好的有機農田長出一棟一棟豪華農舍,和高級度假村。什麼是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DSCN0424   

花蓮有多少無法行走的人行道,鋪的是昂貴的大理石,鋪好又再鋪,人還是無法行走,只有消化預算用,在一個常常要宣告破產,又常常拍賣公有地的縣。

 

DSCN0429  

花蓮鬧區的路段之一,中華路。大理石重鋪過,花蓮市百分之百的人行道都無法行走,但鋪的是全世界最貴的大理石。這是多麼荒謬的城市,這才是一條需要改進,才可安全回家的路。奇怪,怎麼這麼多花蓮人搞不懂。

蘇花改還沒通車,花蓮就已經嚴重塞車,停車位不足,於是,結論就是開更多的馬路。難怪,砂石業是地方政治人物的金主。幾千億台灣納稅人的錢就拿來開路,養一堆人把中央山脈的土石,填到有機良田的混泥土建築物上,我愛花蓮,但花蓮總讓人覺得很荒謬,美麗的山水,但人造的地景卻是一個腐敗和貪婪的表徵。

 

 

我曾寫過一些文章,像是"一個有關速度的夢想",或"花蓮人,你為何不生氣?"

 

在"一個有關速度的夢想"中,最後寫著:

 

      希望在這個充滿速度、盲忙茫的生活中,我們能夠暫緩一下,喝一口茶,再想想我們關於速度的夢想。在這麼匆匆的生活中,有多少深深影響我們未來的重大決定,是在我們都還沒有辦法仔細好好想,也不清楚狀況之下就已經做了。當我們看到後果時,才發現木已成舟,回時已晚,剩下的是更多的鄉愁。

 

 過了十年往回想,現在結論是:不是花蓮人無知,而是這個以販賣自然資源為生的城市,本身就是一個掠奪的資本主義城市,所以賣掉花蓮,原本就是求生之道。

 

所以,這一篇想寫的是對花蓮的見證,就是花蓮就是被花蓮人賣掉的,但這是一個無法三言兩語講完的故事。所以有空就寫一些。

 

2003那一年,我從嘉義把紅色豐田中古車塞滿書和家當,爬越中央山脈到花蓮,一路爬無數超過三十度以上的坡,一邊擔心車子會承重不住往後滑,一邊不停地讚嘆壯麗的中央山脈,就這樣在又怕又敬畏的狀態下,到了花蓮。

 

抵達海邊租來的四十坪公寓,安頓下來第一件事就是買一輛腳踏車,夏日艷陽,但每日看的都是藍天,路的盡頭是一片藍,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個無法形容的超級新貴。我跟美國的老同學說,我住在像加州一號公路的地方,我的美國同學立刻就明白這是怎樣豪華的地方,他們不知道的是,2003年花蓮還是人口外流的城市,叫做台灣的邊陲,所以我只用我薪水的六分之一付房租,雖然我的花蓮朋友認為我被房東貴去。

 

剛到時不停被問的一個問題,你是不是花蓮人? 這對一個嘉義長大的台灣人來說,這問題有點被問到我開始起疑。後來漸漸明白這叫做"後山意識",這真是和嘉南平原的鄉親們不太一樣,嘉南平原的鄉親們比較在意的是問題是台北人與否,因為這比較是西部最主要的區域差異,但花蓮的地方意識,主要跟後山隔絕的地理位置有關。後來我也超無聊,也老愛問別人這個問題,不過這是一種研究者的習慣,可以判斷台灣人口流動的趨勢。在花蓮待久以後,也發現花蓮人確實有一種特殊的個性,軟軟的,慢慢的脾氣,好像天蹋下來都可以日子照過的生活態度,花蓮的朋友其實超具療癒功能的。

 

不過,好山好水的生活,也有一些相對的邊陲城市所具有的惡劣品質,公共運輸品質惡劣,每日晚上花蓮紙漿廠排放的噁心的臭味,永遠無效的環保局電話通報,砂石車,海邊的垃圾。

 

(待續)

 

 

 

全站熱搜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