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銘是我回台灣第一年的同事,
他是一個很特別的一個人,
同事一年之後,
他突然腦血管拴塞,昏迷一個多月後去世
對一個近距離的朋友,這樣突然離去
對我和學生們,都是一個相當震撼的經驗
這是 我在知道他去世那一天寫的....


他就像是我賽跑時的伴
跑的時候我看著他,他看著我
看誰跑到前頭了,就努力追趕超過
彼此互為座標,也同為彼此的方向
我向前跑時聽到他的喘息聲,知道他就在我的旁邊
我不知道他在乎多少我在那裏
我所知道的是,我們在朝同一個方向前進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小孩
這個人,心中的小男孩
在屏東的平原長大
和所有南部想要往上爬的小孩一樣
往上爬是一條離家愈來愈遠的路
屏東、台南、台北、波爾多
然後,可能就是台北

這個小男孩,第一次到城市裏就知道裝成城裏人是求生存的方法
卻戴著法國波爾多紅酒風味
回到了他的原點

要建立中心之外的價值體系,他說
要恢復鄉親耆老們在現代化後被忽略的傳統智慧
幫助弱勢者發聲,
建立中心之外的自信
他說,帶著屏東平原的口音

我說,很高興認識一個正在燃燒生命的朋友
因為燃燒,所以他看起來很閃亮
即使是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也是如此

全站熱搜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