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Ling Chen 經由 Ben Jai 分享了 1 則文章。  9月9日
聽起來產業界和學術界都有類似的問題,就是用不當的規則,保護一些阻礙創新的東西,衍生一些惡習(像是大老而非大師)。現在最有可能倒的是後段的私立大學,但私立大學進用最多學術界的新人,國立大學的師資不見得是優質的,但卻會被國家現有的制度和社會養得好好的。這種自由淘汰有問題。矽谷的發展,蓬勃和彈性的社會組織,和科技人士形成開放、創意的氛圍很重要,但也和加州是美國的國防重鎮有關。一些重要科技的突破是來自國防工業以及科學家,國家的制度還是重要。如果國家的制度只保護既有的既得利益者,不給一些新起的企業和後起之秀機會,必然會扼殺創意和社會調整的能力。我關心的住宅問題也是,現在的住宅政策是在保障擁有很多房屋的人,而不是在幫助無屋的人。這種國家制度的發展,一直在作繭自縛,把很多問題往打死結的方向走,可惜。
最近有個國家研究院某中心找我參加一個「創新生態系統研究與規劃」的專家座談會。主題是:您認為就我國的創新生態系統而言,現階段較需優先改善之處為何?創新生態系統的一大重點,是建立系統內成員間的互動與合作,請問就實務層次言,您.......

 

我贊成稅制要改革,但是,社會住宅運動沒有只把稅制改革當成核心,而是核心之一。以美國的房地稅作比照,讓人非常憂心。因為房地稅也是美國種族隔離、貧富隔離的基礎,很多住宅擁有者因為付不起房地稅,而被迫賣屋。日本的許多地方政府,因為人口老化、外流而收不到房地稅,面臨破產的危機。住宅政策需要多種方式進行,而台灣的住宅政策一直把公平和環境保護遠遠地放在市場機制之後,雖然造成目前住宅問題嚴重的原因很多,但和健保政策的推動過程相比,台灣住宅政策的推動學者,不像當時推動健保的學者,那麼堅持社會公平有關。房地稅這樣的政策比較,讓人憂心。

September 2, 2014

 

墨爾本的都市計畫是由人民的會議決定,市長只是執行者。我們還在盼望一個偉人可以拯救世界,自己站起來組會議,改變權力關係和遊戲規則,讓城市不再是金權壟斷與分贓的肥肉,無時無刻監督政府,才是其道。

September 2, 2014

只要馬路開了,火車最高級,花蓮一切都好了嗎?  開花蓮的火車真的比西部爛嗎?  看到七星潭,就看到以前所有風景地區的風景,這種殺雞取卵的榮景,靠的是陸客自由行。觀光增加了,縣府一樣窮,年輕人一樣沒有好工作,誰肥了? 誰付出代價 ? 花東就是被花東人賣掉的

 

 在台灣,住宅被包裝成一種商品,而不是基本的社會需求,政府的住宅政策以增加房屋自有率作為唯一的政策目標,將居住的責任推往個別家庭,鼓勵每人以購屋來解決居住問題。極少的公有出租住宅無法照顧到弱勢者的需求,大部分出租住宅缺乏良善的管理,被社會貼上貧民窟的標籤。2010年社會住宅被提出之後,變成一個新的住宅的概念,也是選舉時的重要議題,經過四年以後,政府推動了合宜住宅和少量的社會出租住宅,這些政策的回應和原本的社會住宅訴求有所差距,因為合宜住宅的興建,是為建商的獲利而訂作,把公有地免費提供給建商,興建一些賣斷的住宅,這些私有化住宅變成投資的工具,合宜住宅延伸了之前國宅政策的思維,政府以發樂透獎金的心態,將稀有的國宅分給幾個幸運的買主,而不去問是否真的照顧到社會的居住需求。社會出租住宅的量增加十分有限,因為租金設定過高,真正弱勢的人根本無法負擔。新北市的BOT社會住宅,也是同樣在保障建商獲利的狀況下,最後只有少量戶數可稱為社會住宅。

雖然整個社會對高房價極度不滿,然而在社會的論述中,還是很缺乏一種將住宅去商品化的論述,也就是缺乏將住宅社會化的論點。這個寫書計劃將集合眾人智慧,開始探討住宅的各種面向,將是一個互相學習的過程。

May 19, 2014

 

學期末要趕文章太多了,最想寫的是住宅政策的建議,但時間真的不多。恩格斯的住宅問題,其實沒有提出解決住宅問題的方法。因為他認為要從改變資本主義的制度開始,只要工人階級取得相對等的權力,工人階級自然會想出最好的住宅問題的解決辦法。最近在讀參與的書。我想現在台灣提出的解決住宅問題的辦法,一是實價課稅,房屋稅制改革;二是社會住宅;三是租屋市場改革。在這三種解決方式中,我們真的有下放解決住宅問題的權力嗎? 因房屋而苦的公民,有權力去決定怎樣是最好的解決方式嗎? 如果這個權力關係沒有調整,很多問題還是會重複。稅制改革了,但錢還是不會花到無住屋者身上。社會住宅是施捨,因此制度設計以防弊為主,而不是在促進階級的流動。租屋市場還是以追求最大利潤為主。
這是兩年前參加的美國地理學年會,這年會有一整天的議程,叫做重訪住宅問題,把恩格斯一百二十幾年前的論住宅問題,重新檢討一次。http://vimeo.com/38981359

May 7, 2014

全站熱搜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