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前幾年從美國搭飛機回台灣時,在飛機上讀一本英文雜誌,介紹巴西庫里奇巴的傳奇市長傑米‧雷勒,雜誌特別引用他說的一句話,很令我感動,就把寫在筆記本上,到現在都很喜歡。他說,如果你一直預期未來是悲劇,那麼未來就是悲劇,要讓人們克服陷於沒有任何行動的習慣,提供一個劇本,用容易明白的語言溝通,描繪未來的輪廓,大家就會動起來了。

隔了幾年,沒想到竟然可以在上星期日台北的城市領袖對話演講中見到傑米‧雷勒本人,親自聽他述說庫里奇巴的傳奇。我對巴西的印象來自中央車站的這部電影,在片裡面里約熱內盧有嚴重的貧窮與犯罪問題,火車裏擠滿了疲憊的市井小民,就像許多開發中國家的城市一樣,但看了庫里奇巴的照片,卻發現它比許多先進國家的城市更先進,除了看到美麗與創意十足的市容之外,也很驚奇他所發明的公車捷運化,他在1970年代就設置了公車專用道,後來又改善候車亭的功能,讓候車亭像小型的捷運車站一樣,可以在入口就刷卡,所以公車竟然可以最快一分鐘一班,比捷運方便而且更加便宜。

整個城市建設還有許多創意,像是都市中有幾個大鐘的雕塑,指針指在不同的時間點,和朋友約的時候,便很容易找到一個見面的地方。運動博物館中蒐集很多比賽的歷史鏡頭,而且在籃框下設置彈跳的地板,讓每個人都可以變成麥可‧喬登。利用貨櫃設置三十人座的電影院,讓電影的欣賞可以深入到很多社區去。整個都市設計十分貼近人們的生活,一方面改善生活的品質,一方面用充滿趣味的方式讓人們去接近並享受藝術。

庫里奇巴是在一個第三世界的國家裡,也不是巴西最大最主要的城市,為何能創造出這樣的奇蹟?我想其中有一個關鍵就是傑米‧雷勒的演講中,不停出現的字眼co-responsibility,也就是建立共同責任感,讓每個市民都整合在行動之中,建立這種共同感的簡單原則為,尊重每個人、維護每個人的尊嚴。

給予政府人員高度尊重,賦予挑戰,讓他們把每個都市問題視為挑戰,一旦他們完成這些困難的任務,信心就會大增。尊重都市裏的各個移民社群,為每個族群設立認同的象徵性建築。都市的窮人們也被整合在行動之中,不同的是所採取的方法是給予誘因,以垃圾換取農產品或是公車券,鼓勵資源回收的習慣。在共同責任感的建立過程中,窮人不僅沒有被排除都市行動在外,政府提供給他們的住宅也被混居在一般的社區之中,是都市當然的一份子。

這些行動就像促媒一樣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引發更多正向的發展出來。漁民打四天的漁,花一天在海岸打撈垃圾。海岸一旦乾淨了,人們就更加珍惜,乾淨的海水吸引了更多的魚兒,也可以開始養殖牡蠣,結果漁民的生活大為改善,這過程還真像一個編劇家精心所寫出來的劇本。

這也是傑米‧雷勒所說的都市針灸法,常常一個都市需要進行的工作太多,最好方式是從穴道著手,在這些穴道裡進行一些精緻的建設,例如美麗的小公園,就像點穴的功能一樣,讓能量漸漸傳輸到身體的其他部分。

還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傑米‧雷勒所進行的都市建設既便宜又迅速,他曾經只花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建了一個公園,花兩個月的時間,用輕型的鋼結構蓋了一座歌劇院。很多人都認為建地下鐵是最好解決都市交通的辦法,但是地下鐵的造價非常昂貴,工程的時間很長,車站數目無法設置太多因此可及性較低。他認為改善現有公車系統,不需要大筆龐大的預算,就可以很快地找到解決交通的辦法。還有,很多都市常會用預算不足做為都市問題無法解決的理由,但他認為解決的方法不一定要花龐大的預算,尤其是貧窮的城市,根本無法期待有大筆金錢,有很多解決都市問題的方法,是可以藉由利用既有的資源來達成的。

傑米‧雷勒說,他不喜歡和悲觀的人作朋友,他喜歡的朋友有三種,第一種是記者,因為他們今日事今日畢,第二種是藝術家,藝術家有很薄的皮膚,對社會非常的敏感,比一般人更早感受到社會正在發生的各種事情,第三種是哲學家兼詩人,他們可以準確地將各種複雜的社會現象與問題,用一個簡單的文字或問題來直指核心。這三種朋友其實反映出他作事情的態度,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讓我們發現這三種人對都市發展的重要性。

聽完他的演講,我的筆記本又加上了更多經典的話,像是「永續、效率、認同」是都市建設的三大原則,「都市建設在於改善人們生活的品質」,「民主不是衝突,而是建立共識」,「拖延會減損創造力,也會減損自信心」,「原創力就是開始去做(innovation is starting)」,庫里奇巴讓我看到真的就像他所說的,「都市不是問題,都市就是解決的辦法」(the city is not a problem, the city is a solution)。

還有更多庫里奇巴的故事,請參照http://www.community-taipei.org.tw/

全站熱搜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