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的城市光廊是繼宜蘭冬山河之後,另一個台灣各縣市爭相模仿的對象,把燈光用來美化空間的想法在元宵節的燈會,更是發展到極致。

對於這樣的作法社會上其實是有兩種不同的意見,喜歡的人認為,夜幕低垂時,迷幻的燈光讓城市彷彿上了夜妝,突然浪漫美麗了起來,晚上也多了一些戶外出遊的公共空間。不喜歡的人認為,過度使用燈光造成光害,燈光變成一個遮醜的手法,相對於晚上的絢麗,白天的城市卻又回到見光死的情境,確實改善都市景觀才是比較長遠的作法。

對於從事都市計畫的人來說,改善台灣的城鄉景觀真是一項困難重重的工作。回顧世界許多都市之所以有美麗的景觀,不是因為拜君王的威權體制之賜,像是法國拿破崙時代對巴黎大刀闊斧的整頓;要不然就是因為都市的災難而因禍得福,例如美國的芝加哥不幸被二十世紀初的一場大火夷平,卻因此產生影響深遠的美國城市美化運動。有點諷刺的,許多成功的現代城市規劃所仰賴的竟是一個可以從零開始的機會。

而改善台灣的城鄉景觀之所以那麼困難,是因為這不只是一個環境美化的問題而已,而且是整個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問題。

舉例來說,我們對土地的觀念過於著重私有財產的角度,而忽略了土地是大自然的一部份,常常以過度剝削環境的方式來使用,而且也阻礙了政府對公有土地的取得,大大減少我們生活所需的公共空間。混亂的都市景觀其實是整個社會的文化、經濟與政治制度的反映。也因此,一個好的城鄉規劃人才,所要具備的就不僅是空間設計的能力而已,也必須能在現有的社會背景中開創出一個可以帶動改變城鄉景觀的契機。

台灣的城鄉景觀要如何來改善呢?我認為,首先要建立公共空間的概念。很多人認為台灣的城鄉景觀之所以雜亂,是因為人民的美學素養問題,但如果觀察近幾年像IKEA、生活工場這類室內空間產業的興起,就會發現每個人的家居空間愈來愈美麗,但是出了門以外的世界卻不然;很多人的客廳漂漂亮亮,但卻在門口的樓梯間擺滿了拖鞋。我們真的很需要建立公共生活的觀念,才能改善共同生活空間的品質。

其次要重視空間設計人才,且將都市管理與都市建設並重。台灣各大學一年畢業上千位的空間設計人才,但是因為設計行業的低薪與長時工作,轉行的比率相當高。政府的建設一直習慣將費用花在工程費上,而儘量壓低建築設計的費用。反觀新加坡的都市發展相關單位內有數百位以上的空間設計師,實在有必要在政府的單位中增加空間設計的人才,並加強對公共建築設計的重視。而以往都市講求新的建設,但建設完之後卻缺乏管理維護的制度,城鄉景觀的改善愈來愈需要的是管理的制度,而不是更多的建設。

這幾年來台灣各城鎮有許多創新的作法,很多是各級政府中的優秀公務人員推動的結果,這些成果常常被歸於地方首長的政績,背後賣命的公務人員只能成為無名英雄,現有的獎項中只有鼓勵建築師或社區組織,應有一些獎勵讓社會認可這些優秀的政府團隊。不過應注意的是,鼓勵並不等於強化惡性競爭,在近幾年全球化與民主化的影響之下,競爭的概念一直讓台灣處於接近抓狂的狀態,而讓人忘記競爭最終的目的到底在哪裡。

更重要的是,我們應當認清美化並不等於推土機。很多人都認為美化景觀就是把窳陋的地方剷除,然而,這些卻常是弱勢族群聚居的地方,美麗的景觀必須奠基在社會的良心之上,如果這底下是殘忍的弱肉強食,成就的將是一個美麗卻冰冷無比的社會。

整體而言,城市光廊是很成功的,是一個政府團隊的創新作法,同時,它也帶起了一個新的契機,讓台灣社會對美麗的城鄉景觀有更多的追求。因此,元宵節燈會之後,就讓我們期待有那麼一天,灰姑娘成為永遠的公主,不用在夜晚結束時,匆忙地回到陰暗的閣樓去。


    全站熱搜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