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Rutgers念書時,看到Ann Markusen的辦公室門貼這首詩,當場就把筆拿出來,太感動了。我訪問一位平宅單親母親,問她社會住宅遭反對,如果她在面對那些反對的居民,她對對他們說甚麼,她的表情很複雜,充滿各種情緒,她很用力的說一句: 你們都不會窮阿? 我知道可能有些一輩子不會,但有些可能會,人生怎麼說很難說,我也想到一位富家出生的平宅媽媽,皮膚乾乾淨淨,她一開頭就說,我怎樣都不知道,我今天會到這種地步.....


當納粹攻擊共產主義者時,

我保持沉默;

因為我並非共產主義者。

⋯⋯

當他們逮捕社會民主主義者時,

我保持沉默;

因為我並非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對付工會主義者時,

我沒有發聲;

因為我並非工會主義者。


當他們排除猶太人時,

我保持沉默;

因為我並非猶太人。


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

已經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


~ Martin Niemöller (1892~1984)


更多

推動『台灣大學研究生圖書館草坪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碑』連署書

docs.google.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ling56 的頭像
yiling56

社會住宅是我的夢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