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文章原本被中時浮世繪所接受,但沒過幾天之後竟發生東南亞海嘯,因此就沒有被刊登,覺得自己好像有預感一樣,隔了好久,又回到海邊散步,很難想像海也可能造成這麼大的災難。仍然喜歡看海。


其實,可能的話,我每天都會散步至少半個小時。

見到海,聽到海浪的聲音,看看出海的漁船與停泊的輪船,是我每日生活的一個重要儀式。

今年初夏時去了夏威夷,在Yakiki的海灘,每日六點黃昏時都有一個點燈的儀式,夏威夷的原住民面對著海,開始跳起傳統的呼拉舞,在滿天的晚霞中,迎著漸漸地沈入海平面的落日,升起整條街的火把。整個夏威夷就像呼拉舞一樣,讓人全身軟綿綿。

花蓮市的海並沒有日落的儀式,很多人會在黃昏的時候到海邊散步,我的散步時間是晚上十點左右,是漁船出海的時間,散步時會聽到轟隆的馬達聲,海邊只有零零星星的人,大部分是情侶,是一個很適合談戀愛的地方。能和一個喜歡的人,在遼闊的星空與大海旁長談,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自己一個人散步,靜靜地聽著脫鞋在每一步踏出前和腳掌拍擊的聲音,產生的一種節奏感,讓我在黑暗中意識到自己的存在,看著腳踏車步道沒有人時才會出現的螢火蟲,白日的紛紛擾擾,漸漸沈澱。最後,我會在北濱的海邊停了幾分鐘,聽著海浪的聲音。常常,會不由自主地從心裡產生許多的感動,也會因此忍不住地對著灑著星光與月光的海說,活著真好,碰到這些人真好,能有這樣的生活真好,感謝上天。

其實我用的是英文,因為這個語言比較白話,就如I love you一樣,可以比較容易說出自己心裡的話:
It is so good to be alive.
It is so good to meet these people.
I am having a good life.
Thank God.

這就是我的海的儀式,如果可能的話,我真希望我穿的是草裙,在耳鬢與長髮間夾著一朵花,緩慢地搖擺著,軟綿綿地,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ling56 的頭像
yiling56

社會住宅是我的夢

yiling5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